中国人加纳采金被拘你也许不知道的

发布时间:2019-11-18   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icicici.com/jianawenwu/2019/1118/1881.html 
字号:

  

中国人加纳采金被拘你也许不知道的

  80后,长期致力于观察中国媒体圈,拥有十万“实粉”。网名“报纸观察”。 在“加纳举国排华”、“整个加纳对中国打工仔棒杀”甚至“加纳大屠杀”之类震撼性言辞引发国内外同胞最初的不安、同情和愤激后,更多来自不同角度、方面信息的丰富,如今人们已经开始意识到,不能仅仅听信“加纳中国打工仔”的一面之词,知道这些“中国打工仔”其实是大多来自广西上林一地、在加纳从事小规模淘金的淘金客,知道这些淘金客所从事的,是按照该国2006年3月制订的第703号法令第83(a)款,不允许非加纳国籍者参与的淘金活动,不仅如此,他们中大多数人,系在加纳非法居留、没有合法移民身份的人。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中,加纳人的国家意识较强,淘金活动聚集的阿散蒂地区地方、部族本位意识更为浓厚,而在加淘金的中国人大多来自同一地区,操同一方言,在中国本土也有从事淘金历史,且同样有抱团取暖、好勇斗狠的传统,这样的两个“人群”在同一片土地上争夺同一份资源,发生冲突并不奇怪。 当地人看来,这些不速之客为获得黄金,不惜毁坏耕地,污染水源;在合法经营的大中型矿企和合法淘金者看来,这些外来户抢了他们赖以为生的饭碗;而在加纳政府看来,无序、非法经营对“黄金海岸”的经济命脉构成威胁。 正如西非各国传媒所言,这些操“上林客话”方言的中国人以贿赂当地持有小规模淘金许可证当地人等手段,在号称“黄金海岸”的加纳从事半地下、半公开的淘金活动由来已久,但自2011年底以来,由于成千上万的上林人涌入,并从原先的中阿散蒂(Ashanti)区,蔓延到加纳西部、中部多个区,引发了和当地人的许多摩擦和冲突。 熟悉非洲特点的国人都知道,非洲是高机遇、高风险的所在,而规避风险的不二法门,是遵守当地法律法规,尊重当地人风俗习惯,和当地人平等相待,而做到这一切的前提,是熟悉、了解当地风土人情,社会环境。 但上述努力并未收到应有效果,据加纳土地和自然资源部长阿尔哈吉.伊努萨赫.弗塞尼(Alhaji Inusah Fuseini)5月13日介绍,中国驻加纳使馆曾向加纳入境事务部(GIS)表示,由于许多中国淘金者系非法移民,中方很难确切掌握其出境信息,甚至不知道哪些人出境后会前往加纳从事非法淘金,因此配合不易。 自今年初以来,淘金者和当地民众多次发生冲突,且因掺入当地黑帮势力的因素而变得更加诡异复杂,据知情人介绍,在奥布阿西(Obuasi)、马米里瓦(Mamiriwa)等采矿点,都曾因此发生冲突甚至械斗。 正因如此,加纳土地和自然资源部、加纳入境事务部(GIS)曾多次设法整治,并自去年3月以来屡次和中国使馆交涉,而中国方面,外交部早在2006年2月7日就发出提示,要求“在加纳工作或经商须办理有关手续”,去年5月30日和今年3月24日,又两次发出正式“提醒”,要求赴加纳中国公民“遵守加纳法律,勿非法采金”。 自我封闭、隔绝看似安全、强势,实则耳目闭塞,对风险无法准确研判、预估,更难以及时规避、化解,且这种做法的结果,往往最初可以掩盖和当地人、当地社区的矛盾,一旦超过临界点,又很容易失控,很容易因缺乏沟通、保护而遭遇当地人和当地既得利益者的过激报复。不仅如此,平时回避和当地中国外交机构、合法经营的侨团侨民打交道,会令后者对同胞的处境难以关照,难以第一时间了解情况,一旦出事,也会措手不及。 正如许多西非当地从事合法营生的国人所言,这些淘金客平素并不热衷和使领馆、和当地其他中国同胞多所过往,而只愿和操同一方言的“小圈子”打交道。这既有其“黑营生”、“黑身份”的尴尬,也有淘金客们自身的原因。不少和他们打过交道的当地华人表示,“上林客”对淘金赚钱、回乡显耀以外的事不感兴趣,平时表现自信、自我,对当地人和非同乡的中国人常常态度倨傲,但很热衷于和国内媒体及某些网站打交道,就在此次“紧急求助”前不到两周,一则“广西数万人加纳淘金,天天喝鳄鱼汤惊呆当地人”的、被不少国内读者称为“得意洋洋的”文章,还曾在国内网站、网络平台和部分二线媒体广泛流传。 5月8日,淘金者和当地人在马米里瓦发生武装械斗,据称,上林籍中国淘金者使用AK-47自动步枪射击,造成两名当地人死亡,引发更大规模的冲突和部分加纳人的排外情绪。5月14日,加纳总统约翰.马哈马.德拉马尼(John Dramani Mahama)领衔组成跨部门“非法采矿整顿委员会”,对中国非法淘金者进行专项治理,加大了整顿力度。据当地媒体报道,去年3月至今年5月,GIS所驱逐的、从事淘金的中国非法移民总数仅80人(另扣留待遣返65人),而自5月14日专项治理开始至6月5日,被逮捕并通知中国使馆的人数就达124人,实际人数可能更多。 尤应充分认识的是,中国或任何一个当代主权国家,都不可能逾越主权和国际法界限,让他们获得不应获得的保护,如让其“黑淘金”被“洗白”,或让他们从非法移民变成合法移民,甚至特权移民。“强权即公理”,用大炮和刺刀攫取治外法权的时代,已一去不复返了。 处于惊惶中的淘金者自身也应清醒地认识到,自己一方面是当地排外行为和野蛮执法的受害者,另一方面也是违法者、施害者,当地资源、环境、经营秩序、社区和民众利益同样是其违法行为的受害者,而在当地合法经营、生活和居留的中国同胞,才是被殃及池鱼的最无辜者。为自己和他人利益和安全计,此时此刻,请少卖些悲情,多做些配合,少释放经过刻意剪裁的“局部真相”,多反映实际的被侵权、受损失情况,以便各方对症下药,提供有针对性的帮助,并避免误判和贻误救援时机。 在当地人看来,晁文超老师讲专业——新闻传播学,这些不速之客为了获得黄金,不惜毁坏耕地,污染水源;在合法经营的大中型矿企和当地合法淘金者看来,这些外来户抢了他们赖以为生的饭碗;而在加纳政府看来,这些人的无序、非法经营,对“黄金海岸”最重要的经济命脉构成越来越大的威胁。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菲律宾建筑
新加坡明星
中国科学
芬兰联赛